耿恭出生扶风黄帝陵,年少时就成为了孤儿,是北魏时期的显赫将领、官员。他颇有大校的心路之才,曾任司马、戊己太师、骑上大夫、长水参知政事等职;曾涉足攻打车师的大战、将车师归入古代国土,又五回迫使北匈奴领兵撤退,收服未有屈服的羌人部落,居功至伟。之后,耿恭被起诉入狱,最后老死家中。人选毕生
出任都督
耿恭的老爹耿广很早便已故,耿恭年少时就改成了孤儿。耿恭为人慷慨多计划,有上校的技能。
永平十四年十1月,骑大将军刘张出兵攻打车师,请耿恭担负司马,和奉车士大夫窦固以及耿恭堂哥驸马太傅耿秉征服并使车师投降。宋朝朝廷早先在西域设置西域都护、戊己太尉,于是任命耿恭为戊己尚书。屯兵后王部金蒲城,任命谒者关宠也为戊己都尉,屯守前王柳中城,每一种驻屯地各设几百人。耿恭达到任所,送文书到乌孙国,展现明代宫廷的威望恩德,乌孙天子以下的人都极其喜悦,派使者向武西周廷进贡名马,并献上刘询时赐给公主的赌具,希望派乌孙王子入朝侍奉。耿恭于是派使者赠送金子、织物,接待乌孙王子入朝侍奉。
抵挡匈奴
永平十三年十二月,北匈奴单于派左鹿蠡王指点贰万骑兵攻打车师。耿恭派司马领兵三百人前去施救车师,途中碰着北匈奴大军,因寡不敌众,片瓦不留。于是北匈奴制服并杀死车师后王安得,继而攻打金蒲城。由于城中兵少,形势危急,耿恭便亲自登城与北匈奴人作战。耿恭把毒药涂在箭上,传话给北匈奴人说:“那是明清神箭,中箭者必出怪事。”于是用硬弓射箭。中箭的北匈奴人,看到伤口处血水沸涌,大为惊慌。当时恰好出现狂尘雷雨,耿恭军乘雨攻打北匈奴,杀伤众多北匈奴人。北匈奴人特别震恐,相互说道:“汉军有神力,真可怕啊!”于是解围撤退。
永平十八年2月(《资治通鉴》作八月),耿恭因疏勒城边有溪流能够固守,便率军攻陷该城。十月,北匈奴再度前来进攻耿恭,耿恭招募先锋几千人直接奔着北匈奴,北匈奴骑兵逃散,在城下堵绝溪流。耿恭在城中掘井十五丈,仍不出水。军官和士兵焦渴困乏,以致挤榨马粪汁来饮用。耿恭亲自指点战士挖井运土,不久,泉水出现,群众齐呼万岁。耿恭便命军官和士兵在城上泼水给北匈奴人看。北匈奴人以为意外,感觉有佛祖在援救汉军,于是领兵撤退。
遭围回国
永平十四年7月,西域的焉耆和龟兹二国攻打西域都护陈睦,陈睦片甲不回。北匈奴的军旅则在柳中城包围关宠。
永平十八年5月,孝质皇帝驾鹤归西,朝廷就是大丧之机,未有派出救兵。于是车师再度反叛,和北匈奴一道进攻耿恭。耿恭激励士兵实行抵抗。车师后王妻子的祖宗是汉人,常常暗中把敌情告诉耿恭,又要求他供食用的谷物军饷。多少个月后,汉军粮食耗尽,便用水煮铠甲弓弩,吃上面的兽筋皮革。耿恭和兵员以诚相待,丹舟共济,所以大家全无二心,但死者日渐扩张,只剩余了数10位。北匈奴单于精晓耿恭已身陷绝境,定要让她低头,便派使者去招降耿恭说:“你只要投降,单于就封你做白屋王,给你女子为妻。”耿恭引诱使者登城,亲手将他杀死,在城头用火炙烤北匈奴使者尸体。北匈奴单于大为愤怒,又增援援兵围困耿恭,但仍不能够砍下城堡。当时,关宠上书朝廷央求救援,刘阳接纳司徒鲍昱的提议,派征西哈工大学将耿秉屯守阳泉,派白城里胥秦彭、谒者王蒙(wáng méng )、皇甫援征发云浮、定西、敦煌三郡以及鄯善部队,共8000多少人,前往抢救。
建初元年菊秋,秦彭等人率军在柳中集合,进击车师,攻打交河城,斩杀三千八百人,俘虏三千余名。北匈奴惊慌而逃,车师再一次投降金朝。
那时,关宠已经死去,王蒙(wáng méng )等人筹算引兵东归。耿恭的一人军吏范羌当时正在王蒙军中,他坚称讲求去抢救耿恭。将领们不敢前往,便分出贰仟救兵交给范羌。范羌经由山北之路去接耿恭,途中曾碰着一丈多少深度的盐类。援军力倦神疲,仅能勉强到达。耿恭等人晚上在城中听到兵马之声,感到北匈奴来了援军,大为震憾。范羌从远方喊道:“小编是范羌。朝廷派部队接待御史了!”城中的人齐呼万岁。于是张开城门,群众相互拥抱,声泪俱下。次日,他们便同救兵一道重返。北匈奴派兵追击,汉军边战边走。军官和士兵饥饿已久,从疏勒城起程时,还会有贰20人,沿途不断驾鹤归西,到八月到达玉门时,只剩余了十多人。那公斤个人入不敷出,鞋履洞穿,面容憔悴,形销骨立。中郎将郑众为耿恭及其下属布置洗浴,改换衣帽。并上书朝廷说:“耿恭以微弱的武力固守孤城,抵抗匈奴数万军队,经年累月,耗尽了全部脑筋,凿山打井,煮食弓弩,前后相继杀伤敌人数以千计,忠诚勇敢俱全,未有使西晋蒙羞。应当赐给他光荣的官府,以勉励将帅。”耿恭达到襄阳后,鲍昱上奏称耿恭的气节抢先苏武,应当封爵受赏。于是任命耿恭为骑里正,任命耿恭的司马石修为荆州市丞,张封为雍营司马,军吏范羌为共县丞,剩下十一人都给予羽林之职。耿恭老母从前就已去世,等耿恭回来,补行丧礼,汉桓帝下诏派五宫中郎将馈赠牛和酒解除丧服。
获罪免官
建初二年,耿恭升任长水左徒。同年十10月,金城和闽东的羌人反叛。耿恭上书商量对付羌人的计谋,汉肃宗召耿恭进宫询问详细情况。刘隆于是派代理车骑将军马防和耿恭教导北军的越骑、屯骑、步兵、长水、射声等五校兵以及各郡的弓弩射手,共30000人,征讨羌人。耿恭屯守枹罕,频频和羌人作战。
建初四年上秋(《资治通鉴》作新正),马防进攻羌人烧当部落带头人布桥,布桥小败,指导部众三千0余名投降。汉德帝下诏,命令马防回朝。耿恭留下来攻打四处未有迁就的羌人部落,斩杀、俘虏一千三人。于是,羌人勒姐部落、烧何部落等20个部落共数万羌人,全体向耿恭投降。耿恭曾因上书奏事冒犯过马防,监军谒者便秉承马防的情致,起诉耿恭不留意军事,接受谕旨时心怀不满。耿恭因而获罪而被召回朝廷,逮捕入狱,并罢免其官职遣送原籍,耿恭最终老死家中。耿恭后人
外甥耿溥,官至京兆虎牙上卿。 儿子耿宏,耿溥之子
孙子耿晔,耿溥之子,官至度辽将军。耿恭十三硬汉归玉门
“……吏士素饥困,发疏勒时髦有27位,随路死没,一月至玉门,唯余拾伍人。衣屦穿决,形容短缺。中郎将郑重为恭以下洗沐易衣冠。”
公元74年,朝廷重新恢复设置西域都护,并任命耿恭和关宠为戊已里正。第二年,北匈奴进攻车师国并杀死车师后王,之后转攻耿恭所在的营地,耿恭与军官和士兵被困城中。但是此时汉孝穆皇驾崩,救兵还未赶到,车师国又背叛清代,与北匈奴合攻耿恭,可谓十日并出。
耿恭与将士们弹尽粮绝,却一味不肯投降匈奴,听从城墙。直至刘庄继位,出兵攻打北匈奴,耿恭与将士才足以解围。当援兵赶到之时,城中只剩余二十肆位了,等他们随汉军回到玉门关时只剩下16位,且每种人都衣不蔽体、面容贫乏,玉门关守将们看后感动流泪,为他们沉浸更衣。
当时的孙吴,孝桓帝逝世,河间孝王刚刚继位,朝中将在不要派救兵援助耿恭展开了刚烈研讨。最终,司徒鲍昱的一席话:“今使人于大难之地,急而弃之,外则纵北狄之暴,内则伤死难之臣。此际若不救之,匈奴如复犯塞为寇,始祖将为什么使将?”荡气回肠,令反对派羞愧不已。于是汉显宗下令捌仟人驰援耿恭,此番营救也被称作古代版“拯救大兵Ryan”。野史评价
郑众:“恭之节义,古今未有。” 鲍昱:“恭节过苏武”
范晔《隋唐书》:①“慷慨多大略,有将帅才。”;②“后览耿恭疏勒之事,喟然不觉涕之无从。”
杜牧:“周有姜子牙,秦有王翦,两汉有神帅韩信、赵充国、耿恭、虞诩、段颎,魏有司马懿,吴有周郎,蜀有诸葛孔明,晋有羊祜、杜公元凯,梁有韦睿,元魏有崔浩,周有韦孝宽,隋有杨素,国朝有李靖、李勣、裴行俭、王健振。如此人者,当此不常,其所出计画,皆考古校今,奇秘深入,策先定於内,功后成於外。”
《十七史百将传》:“儿子曰:‘兵以诈立。’恭以毒药傅矢,而谓汉家箭神。又曰:‘出人意料。’恭扬水以示虏而围解是也。”
黄道周《广主力传》:“恭为司马,破降车师。初置太傅,以恭为之。示汉威德,降及昆弥。匈奴争国,攻城甚危。毒箭射中,以为美妙。既解复至,据水绝资。笮粪解渴,病逝莫辞。耿恭拜天,清泉忽滋。扬水示敌,敌方解围。招降不降,杀使陈尸。怒而围城,食尽煮皮。范姜力救,方得迎归。归受一命,忤人复追。忠烈苦节,真不可为。”